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正文

中华文明传承论坛材料(之十)人是可以教得好的
2016-11-07 08:59:11   来源:   评论:0 点击:

       海南省监狱系统自2006年以来,以修复性司法理念为指导,积极探索,大胆实践,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植入监狱,对服刑人员进行教育改造,并遵循教育者首先受教育的原则,让监狱警察接受学习教育,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一、为什么要引入修复性司法理念
     《监狱法》规定:“监狱是国家刑罚执行机关,监狱对罪犯实行惩罚与改造相结合、教育和劳动相结合的原则,将罪犯改造成守法公民。”这段话不仅阐明了监狱的性质、执法工作原则,更阐明了监狱工作的终极目标。“将罪犯改造成守法公民”是法律赋予监狱的根本任务,也是衡量监狱工作的根本标准。
     那么,如何“将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呢?换句话说,如何使监狱成为“新公民孵化器”?这应是监狱领导深思的问题。
     建国以来,我国监狱机关对服刑人员的改造取得了重大成就。但是应当承认,由于历史的原因,监狱机关改造人的客观价值性还没有彻底彰显,长期以来,监狱致力于单纯追求监管改造和劳动改造两项指标的不断提升,但却忽略教育改造主导作用的有效发挥,使改造质量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从教育改造本身来看,也存在着教育内容陈旧落后,偏重于政治说教,不适应服刑人员群体的特殊性;教育方法简单教条,偏重强制灌输,缺乏双向互动和交流,服刑人员自我改造的主观能动性没有充分调动起来。
     分析服刑人员走向违法犯罪的主要原因,是人生观的扭曲和道德沦丧。因而,我们认为教育改造的主要目标在于改造人的思想;改造思想的重点在于改造他们的道德思想,通过道德观念的重塑,唤起服刑人员心灵深处最基本的道德情感,从而激发他们内在的改造动力。
     基于这种思考,海南省监狱系统十年多来一直坚持“将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作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瞄准监狱教育人改造人的目标不放松,以“铸造新灵魂,培育新公民,重塑新生命”为己任,以最大限度减少重新犯罪率、为社会和谐稳定做贡献为己任,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特别是2008年3月4日,中央电视台12频道《第一线》栏目以《迟来的爱》为题报导了海南监狱开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成效,在社会各界引起了高度的关注和广泛的反响,充分彰显了修复性司法的实践成果。
     二、何谓修复性司法理念
     所谓修复性司法,就是指社会犯罪行为的发生损害了被害人、社区、犯罪行为人自身以及涉及被害人双方的亲属朋友和他们所在的社会之间各种关系,司法机关必须通过调动一切相关因素,积极参与解决权利侵害冲突,并最终使犯罪被损坏的各种关系得以修复,进而达到社会和谐的目标。目前,我国大力倡导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人民调解、非监禁型的社区矫正以及2013年正式实施的新刑诉法中的“刑事和解”程序等都体现了修复性司法的精神。监狱是修复性司法所追求的犯罪关系破坏修复链中的一个关键环节。
     传统刑事司法秉承的理念是:由于犯罪侵害了他人的合法权利,使被害人遭受了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以及财产上的损失。因此,犯罪人也必须被施以同等的痛苦和做出同等的补偿,根据情节甚至还可以加深犯罪人的痛苦和经济赔偿。这种刑事司法充分体现了社会公平法律正义的价值。然而,这种报应惩罚性的司法模式效果并不理想,服刑人员所面临的各种人伦、司法、社会关系没有得到很好修复。一是与家人及亲属的关系。一个人犯罪,首先是自毁前程,接着是毁掉了家庭的幸福,家庭矛盾由此凸显。有些服刑人员被家人抛弃,妻离子散;有些服刑人员无视家人的痛苦,向家里索钱要物,亲情会见时父母爱人哭泣,有的服刑人员说,“我还没死呢,哭什么”?!有些服刑人员刑满释放时遭到家人及亲属的冷漠,情绪低落甚至失控。二是与被害人的关系。一场官司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受害人时时受到犯罪人刑满释放后报复担忧的困扰。三是与司法机关的关系。很多服刑人员都存在一种对判决的本能敌视,因对判决不满,进而对司法人员不满。1990年代初,海南省就曾发生过刑满释放人员杀害检察官的悲剧。四是与监狱警察的关系。对个别抗改的服刑人员,依法严管、关禁闭,可能激化矛盾,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五是与在押犯之间的关系。服刑人员在狱内因刑期和地域等因素,容易产生牢头狱霸的问题,打架斗殴时有发生,造成监管上的难度。六是与社区的关系。犯罪的人给他们生活过的社区抹了黑,社区对他们不愿接纳。种种社会歧视的问题使很多刑满释放人员丧失了融入社会的信心,再加上就业难、生活无着落等各种实际困难,加重了他们对社会的仇视,“重操就业”的可能性不断增大。
     以上这些服刑人员所面临的种种人伦社会司法等关系,如若不能得到有效修复,《监狱法》“将罪犯改造成守法公民”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重新犯罪率高的问题就不可能解决,从而为社会的安全和稳定留下了很大的隐患。
     除此外,服刑人员所面临的“七痛”又为教育改造提供了内在的动因。一是灭顶之痛。特别是刚刚从领导岗位上坠入大牢的职务犯罪者,由于突如其来的反差太大,都会不可避免地陷入了“全完了”的生命困境甚至绝望之中。二是“罪犯”身份之痛。新犯入狱一个重要的教育就是身份意识的教育。在罪犯身份的阴影下,服刑人员承受着被人另眼相看相待的痛苦,在中国,一个人“出事了”、“进监狱了”表面是个法律问题,实际是个道德问题,每个人所真正在意的,其实并不仅仅是法律评价,更重要的是道德评价。每个人都有尊严,包括服刑人员在内。服刑人员之所以有强烈的自卑感,没脸见人,主要是因为法院的有罪判决在现实中几乎等同于“缺德判决”,其人格将永远钉在耻辱柱上。三是被剥夺人生自由之痛。自由是一种顿悟,也是一种体验。人总是从不自由的处境中认识自由,而后渴望自由。罪犯进监狱最先最迅速离开的是两种人,亲人和异性,在法律和道德的允许下性生活被剥夺了。四是自我悔恨之痛。假如那一步要是不那么走,假如那件事要是不那么做,假如……一个接一个的“假如”,有时使人心烦意乱,有时使人顿足捶胸,痛苦一生,但已无法改变,服刑人员只能承受牢狱之苦。五是愧于亲人之痛。《弟子规》说,“身有伤,贻亲忧,德有伤,贻亲羞”。犯人对这句话体会最深刻。海南有位正厅级的领导干部,因职务犯罪入狱,他写了一篇忏悔的文章《向亲人鞠躬想到的》。他说:“做为在监狱中服刑的我们,不管是不是有千条万条理由,为自己今天的处境辩解,但有一条是千真万确的,那就是我们的行为害苦了亲人。高墙囚着我们的身子,更囚着亲人的心啊!面对亲人我们有什么资格不低下自己的头,弯下自己的腰?对朋友真诚的鞠一躬,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对妻子深深的鞠一躬,表达自己的愧疚之心;对父母虔诚地鞠一躬,表达自己忏逆不孝的痛悔之意。”六是思家之痛。家对于高墙电网之内的服刑人员来说,就是他们全部的希望和精神寄托。“团团圆圆,平平安安”,只有服刑人员才能真正领悟这八个字的真谛;这八个字破碎的时候,任何家庭、个人都不可能避免悲剧的厄运。七是前景迷茫之痛。落马官员在位时飘飘然,是因为手中有权利;坐牢后悲观失望,是因为失去了权利。这种兴也权力,败也权力的现象值得我们深思。
     三、主要措施和方法
     海南省监狱坚持把修复性司法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机结合,主要采取了以下措施:一是指定海口监狱作为试点单位,并把该监狱定位为教育型监狱;二是把全省的新犯入监集训监区调整到海口监狱,新犯教育从以往的两个月增加到三个月,让罪犯一入监就开始接受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三是每所监狱指派10名警察到海口监狱进行专题培训,为各监狱培养学习力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种子老师;四是编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教材;五是聘请海口孝廉国学启蒙中心的老师到监狱指导教育并授课;六是编写警察及服刑人员学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感悟的书籍;七是以服刑人员为主体,成立高墙之声艺术团,自编自演了一些以优秀传统文化为主题的节目。2007年吴爱英部长在海南视察工作时,观看了这台节目;事隔两三年后,在全国司法行政工作会议上,吴部长讲了观看这台节目对她的震撼。
     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植入监狱教育改造工作让我们尝到了甜头。主要做法是:
     一是选好教材,系统熏修。在浩如烟海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精选了《弟子规》、《了凡四训》、《太上感应篇》作为基础教材,制定了“三年一周期,每年一本书,循环进行”的教育规划,其中《弟子规》贯穿整个教育始终。基本目标是:以《弟子规》为主要内容,通过“五伦八德”的教育使服刑人员耻于犯罪;以《了凡四训》为主要内容,通过改过迁善的教育,使服刑人员悔于犯罪;以《太上感应篇》为主要内容,通过畏果断恶的教育,使服刑人员畏惧再犯罪。
     有一位服刑人员刘某因放火罪被判有期徒刑九年,他以“行善勿作恶就是福”为题,谈了自己学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感悟。他说,“两年多来,通过学习,我觉得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就是做人的法宝。《弟子规》以一个‘孝’字为核心延展到人际关系‘悌’, 从日常生活规范总结出一个‘谨’字, 从言行为人得出‘信’,进而提高自己的修养使自己具备大爱之心‘泛爱众’,并使自己成为一个亲近仁德的人。一个人只要按照《弟子规》的指引去立身处世就一定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公民。《了凡四训》破解了一个很多服刑人员都深信不疑的关于坐牢是因为自己命不好的观念。了凡先生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力行善事,终于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使‘一切皆是命,半点不由人’的迷信成为谎言,印证了‘命由我作,福自己求’的道理。《太上感应篇》将人生的因果律解剖得一清二楚。怎样才有幸福人生?很简单,坚持‘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幸福和不幸福就这么简单,行善勿作恶!谁都知道,服刑是痛苦的,一个像我这样青春年少的人自然也不例外。可是这两年来,我的痛苦和以前完全是两回事。以前是痛恨自己笨,居然作案被抓到了,以至于失去了自由。现在是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学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读书时为什么不好好学习这些道理,为什么不将父母的教诲记在心里;以前痛苦是因为自己被关在监狱里不能自由地吃喝玩乐;现在痛苦是因为自己犯罪让父母蒙羞,牵挂父母的身体;以前痛苦是因为觉得服刑之后人生没有希望了;现在痛苦是因为自己的罪行给受害者留下的伤害让自己愧疚不安.....虽然我现在也觉得痛苦,但我从内心深处觉得自己这种痛苦是在接受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之后良心发现的痛苦,是一种人生觉醒的痛苦,是一种改造成功的痛苦,也是走向新生应有的痛苦。”
     二是明伦倡孝,开启心智。《群书治要》(卷九•孝经)有一句话“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意思是说,孝道是德行的根本,一切教化都是从孝道的基础上产生出来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特别是孝道文化,是开启人生心灵的万能钥匙,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具有极强的渗透力、穿透力,学了会在心里发酵。文化不仅是一种价值体系,而且是一种行为规范系统,它给整个国家和民族提供了是非、善恶、美丑、真伪、好坏的判断标准,并通过社会教育使其内化为整个民族的正义感、羞耻感、审美感、是非感和责任感,从而有效塑造国民健全的人格,使民族精神得以延续传承,不断深化升华。文化是骨髓里的东西,是流淌着的道德的血液。现在我们很难找到一种让人痛哭流涕的教育,我们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特别是孝道文化找到了这种教育真谛。孝道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积淀的一种文明,一种文化基因,它是建立在血缘和亲情基础上的道德情感。孝道教育培养的是一种恩义情义,如果恩义情义的处世原则培养不起来,就会形成一种仅以利害取舍的处事原则,这样的人往往就会做出见利忘义、忘恩负义的事情来。孝道文化最能触及服刑人员心理和情感中最脆弱的那个点——犯罪是最大的不孝。孝是所有人共同认知的价值观,世间的人再坏也不会反对孝道,没有任何人接受不了孝道。
     衡量教育效果有六个字:“动情—入心—践行”。我们对服刑人员遵了“忏悔一改过一感恩一重新站起来”的路子进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教育,教育效果非常好。服刑人员张某说,“《弟子规》读起来让人心血喷涌啊!老师讲解《弟子规》‘入则孝’部分的一声一句都如火山般燃烧我的心肺,如地震般震撼着我的灵魂”。正像《群书治要》(卷九•孝经)所说,“孝悌之至,通于神明,光于四海,无所不通”。
     三是知行合一,贵在力行。话不能践行,万卷徒空虚。学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就是要学一句,做一句;学中思,思中行;内化于心,外践于行。关于学习方法,在经典《中庸》一书中有过明确的阐述,“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意思是广泛的学习,详尽的询问,慎重的思考,明确的辨析,坚定的实行。为了给服刑人员创造一个力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修复与家人关系的机会,除了亲情会见与服刑人员家人双向互动外,我们还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清明节批准部分服刑人员回家祭祖。
     海口监狱职务罪犯黎某清明节回家祭祖的感言是这么写的,“按传统说法,我算是归于孝子的那一类。我的祖辈向来有着清明扫墓的习俗,沿袭下来,到了我这一代,此风似乎还浓盛一些。我从小可说是逢节必事,从未间断过。即便是后来有了公干,虽公事缠身,可到了这一天,我还是设法抽出身来,回家尽一份孝的义务。服刑之后,此念早已灭绝。不过,就在今年清明节即将来到之际,我的那种固有的‘清明意识’竟然日趋强烈起来,有时甚至到了情不自禁的地步。我想必是监狱里开展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给我的熏陶所致吧。也许是天随人愿吧,节前一天,我突然接到监区的通知,说是监狱同意我清明节回家探亲。我顿时惊喜万分!感激之余,我沉浸在监狱人文管理的温暖之中。很快,我梦幻般的踏上了归程。按理说,见到如此众多的亲人,我应该高兴才是,可我心里却很沉重,还不时有眼泪流出,而流的更多的是心泪!看着那些漫山遍野扫墓的人群,我心中涌出了无限的感慨。同是在扫墓,感受各异。无论是从外地回来的,还是在家乡创业的,人家显扬出来的是尽孝奉先,承传祖业,甚至是光宗耀祖。可我该算是什么呢?站在祖宗面前我无法抬起头来,惭愧中有着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家祭时,我足足地跪了一刻钟,以至于我的长跪引起了亲人们的一片哭泣声。告别老家时,我依然没有感觉到半点的欣慰和轻松,只是在想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末了,我在心里反复说着一句话:不管以往做过什么,但我的一切还可以重来!”
     这个服刑人员说自己流出的是心泪。心泪是什么?心泪就是忏悔之泪、改过之泪、感恩之泪!这心泪就是一种文化在一个人心底沉淀后的本能反映。
     刑满释放人员的表现是衡量监狱教育改造工作的客观标准。刑释人员吴某在出监前认真地学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力行《弟子规》,做到了与人为善,礼貌待人。他在刑满释放后,到海口市美兰区公安局办理户口注册时态度谦和恭敬,给民警行了鞠躬礼,使得在场的民警惊讶万分地说,“你不像是从监狱出来的人啊”!刑释人员张某,家里兄弟三人争家产闹的鸡犬不宁。他把在监狱中学到的《弟子规》中“兄道友,弟道恭;兄弟睦,孝在中”、“财物轻,怨何生;言语忍,忿自泯”的道理对兄弟耐心的进行劝解,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决不能为了争财产伤害母亲的心,断送手足情。由于他的一片真情,终于化解了一场家庭风波,使一家人又生活在天伦之乐中。一个刑满释放人员通过在监狱里学习力行《弟子规》,化解了家庭的矛盾,相信如果有机会,这位刑满释放人员为化解社会矛盾担当一名优秀的人民调解员。
     海口监狱刑满释放人员符某以“离别前的心里话”为题写下了这么一段发人深省的感言,“就要出监了,即将踏上拥抱故乡的归程,如果说我己然做好了‘从头再来’准备的话,那么应当得益于在海口监狱对我人生的补课。这课补的就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教育。面对一张张亲切的脸庞,我心中油然生出一些难分难舍的思绪。其实,这世上距离最远的是人心之间的距离。我有幸参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学习,老师把古人那些孝顺父母的故事讲给我们听的时候,真是五味缠心,流下了感动和愧疚的泪水,人的心灵之间就明显感到亲近多了。‘凡是人,皆须爱;天同覆,地同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人格和尊严,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亲情的种子,都有求生的欲望,只有经过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乳汁的哺育,才能催生发芽,回顾往事不堪回首的是自己做人的失败,是对父母的不孝。忏悔之后的信心支撑就在‘知耻而后勇’。当你对人懂得感恩时,对事学会尽心尽责时,对物知道珍惜时,对己能够克制时,你就会感到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时时在提醒和鞭策着你……人生失败的原因可以找出百十条,但共性的一点就是没能守住规矩,尤其是到了我这把年纪的人,生活中的确有许多‘明规则’和‘潜规则’,可真正要守得住规矩,还得靠修身养性,学会慎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告诉我们,学习圣贤之道在于明(智慧)诚(老实),当你把学懂的《弟子规》真正变为实际行动的时候,你就扎下了规矩的根。我真切地感受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学习,提升了自己内心约束的档次,再也不会去做‘己所不欲强施于人’的蠢事了。只要用心体察一下就会发现,在自律中,我们中国人同外国人很不一样的观念有两处:一是经常问一下自己的行为对得起父母、对得起祖先吗?二是经常问一下自己的行为对得起儿女吗?服刑的五年半时光,我对家人欠缺的己经太多,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活,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过,我会带着这两把戒尺经常拷问自己,做一个循分称家的儿子,一个称职的父亲,一个合格的公民。”    
     这位刑满释放人员告诫我们一个重要的人生课题,就是守规矩,守规矩是人生的消防栓、阀门锁。规矩是一个人做人的底线,必须坚守,因为一旦超越人生规矩就不再是你,甚至会使自己全线崩溃!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监狱,不仅使监狱教育改造的主体地位得到有力彰显,使教育改造的针对性实效性得到明显增强,更重要的是使监狱在构建和谐社会方面发挥出重要作用。从法律意义上讲,监狱通过关押惩罚罪犯,减少了社会层面上的压力,但从更深的意义上讲,监狱对每个罪犯的成功改造,实质是为社会减少不稳定因素做贡献。如果监狱不把服刑人员改造好,他们在监狱互相切磋犯罪的伎俩,回归社会后将给社会带来更大的危害。
     三、三点感受
      (一)无论是党政机关、司法部门、企事业单位,所在单位的“一把手”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认知程度具有决定意义。特别是在上级领导既没说行也没有说不行的情况下,所在单位的一把手你持什么态度,怎么办?海南监狱系统开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是在党的十七大(2007年10月15日召开)首次提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之前进行的,即2006年上半年。回顾10年的经历,有以下三点值得回味:一是要立志。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二是在工作指导上有两种理念供我们选择,即唯一的理念,第一的理念。唯一的理念是建立在无的基础上,前瞻性思考,超常规思维,别人没想到的我们想到了,别人想到的我们做到了。第一的理念是建立在有的基础上,即使做得再好也是第二位的问题。三是在执行层面最重要的是自信和迅速的行动,世间上最干不成事的是只有心愿而无行愿,一个人、一个单位、一个地区所取得的成绩永远也不会比自信和迅速的行动高出一厘米。
     (二)教育者必须首先受教育。开始在监狱学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针对服刑人员的,学着学着感觉不对劲。有两点思考,一是监狱民警对中华传统文化比较陌生,知之甚少。其实无论是领导干部、监狱民警,还是服刑人员在传统文化学习上,都在一条起跑线上。二是监狱工作的性质,决定了监狱民警既是刑罚执行者,又是对服刑人员改造的教育者。监狱民警的特殊身份,要求做到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基于这种认识,分期分批对监狱民警进行培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三)注重培养本单位学习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种子老师。选择种子老师的条件:一是学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感悟深刻;二是力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具有榜样作用;三是具备一定教学实践经验。

客服电话:0917-3876630
地址:陕西省宝鸡市大庆路11号